扬州酒店用品_客房拖鞋加工厂家-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武汉|滁州|石家庄|淄博无纺布拖鞋/拉毛布拖鞋/毛巾布拖鞋/天鹅绒拖鞋/真美布拖鞋/割绒布拖鞋/金丝绒拖鞋/圈圈绒拖鞋

鞋业资讯

联系方式

盈佳酒店拖鞋用品厂专业生产各类客房一次性拖鞋、生产的拖鞋材质种类有无纺布拖鞋拉毛布拖鞋毛巾布拖鞋天鹅绒拖鞋真美布拖鞋割绒布拖鞋金丝绒拖鞋圈圈绒拖鞋、酒店一次性用品、宾馆一次性用品、酒店客房用品、宾馆客房用品等。

 

扬州盈佳酒店用品厂

 

电话:0514 -

            85055557

            85055559

 

  Q Q :   9730 280

              79728235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鞋业资讯 > 国内鞋业
国内鞋业

泉州鞋服业资金紧张 洗牌还将继续

  福建泉州近期接连出现部分企业因资金链问题导致老板“失联”事件。这些企业出现困难的原因何在?老板失联是否会对行业造成连锁反应?记者近日对这些鞋服企业进行了实地探访。

  资金紧张是诱因

  因资金链问题导致老板失联的福建诺奇股份有限公司和泉州红瑞兴纺织有限公司,同处泉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清濛园区。

  记者抵达诺奇股份总部的时候,正是下午上班时间,公司园区内却显得比较冷清。不过与清濛园区内的不少企业相比,诺奇的总部大楼外观显得时尚简洁,颇具快时尚品牌服饰企业风格。

  门口的保安在与记者的交流中表示,目前工资还是照常发放,员工也还在正常上班,不过对其他涉及企业经营以及老板跑路等的问题则是三缄其口。

  资料显示,诺奇最早由丁灿阳、丁辉两兄弟于1997年在福建晋江创立。在两次计划登陆A股未果后,2014年1月公司转而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个在港股主板上市的“快时尚”品牌。

  谁料上市仅半年即风云突变:7月21日公司股价突然出现暴跌;7月25日,公司公告称已有4天未能联系到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丁辉;7月31日,诺奇再次公告称董事会查实丁辉曾在2014年1月27日、3月11日及4月3日三天四次累计转出香港子公司诺奇时尚账户资金2.28亿元。此后坊间盛传因巨额欠账无法归还,丁辉已经选择“跑路”。

  泉州服装纺织商会副秘书长施正值向记者证实,确实是资金断裂因素“逼走”了丁辉。在他看来,泉州商人非常注重面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一走了之。

  施正值认为,从行业发展方向上看,诺奇的发展思路也没有错。“诺奇”是一个商业品牌,公司本身没有工厂,属于轻资产运作。从2010年开始,中国服装协会一直在大力推广这种运作模式——快速反应、零库存,很多企业想要做到诺奇的地步还不是那么容易。

  但是,诺奇的短板在于没有原始资金的积累过程。“方法对了,市场也做起来了,就是资金成本给企业的包袱太大了。”施正值说,服装的暴利时代已经过去,在微利时代赚不到大钱又要支付高额利息,最终形成恶性循环。诺奇正是属于自有资金少、负债率高的典型代表。

  记者来到距离诺奇总部大约2公里的一家诺奇服饰专卖店。从外观看,这是一家装修高档的时尚服装店。不过进入店内却发现,陈列货品多是库存产品,秋冬外套的折后价低至70元-120元。

  在同样爆发老板跑路危机的男装品牌霍普莱斯拥有者泉州红瑞兴纺织有限公司门口,值班人员十分肯定地告诉记者,工资都已按时发放,目前大家都在正常上班,对老板失联的事并不了解。

  在施正值看来,诺奇虽然在境外上市,但在泉州也只算一家小企业。“企业经营不善谁也救不了,倒闭破产也是很正常的。”不过他也承认,跑路事件对行业还是有一定负面影响。

  民间借贷温度骤降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虽然几起老板失联事件对整体鞋服产业的冲击没有那么明显,但对泉州当地数额庞大的民间借贷影响不小。

  泉州地区一位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高管告诉记者,诺奇老板跑路事件曝光后,泉州地区民间借贷变得异常谨慎。“以前类似诺奇这样的大公司,如果愿意向你借个几百万,然后承诺一个固定的回报,大家都会觉得非常靠谱。如果现在连这种公司都不能相信的话,那以后民间借贷就更难了。”该高管表示,“泉州地区有很多中小企业靠民间借贷资金维持经营运转,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大家今后再借钱就会更加谨慎。”

  同属泉州地区的上市企业贵人鸟董秘周世勇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他说:“由于银行一般不发放长期贷款,因此企业短贷长用的现象非常普遍。即便现金流不是很好的企业,在短贷到期的时候临时找一笔民间过桥资金周转一下,照样可以正常经营。如果诺奇老板跑路这个事件被放大,民间就不会再有人放过桥资金了。”

  不过,对于跑路事件是否会引发民间借贷连锁崩盘的担忧,上述不愿具名的高管答案是否定的。他介绍,泉州地区民间融资的特点是筹融资多发生在规模相近的企业或者资产量级差不多的个人之间,一般不存在很小的百姓跟大企业发生借贷关系。因为通过小资金筹措牵涉面很广,一般借钱方不会希望市场上知道自己的企业资金短缺。

  “因此,一般来说像诺奇这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民间融资借贷都是体量差不多的企业。此类企业亏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还是亏得起的。”该高管表示。

  据了解,日前开发区管委会通过行业商会针对失联事件专门召开相关协调会,安抚园区内企业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一位泉州地区上市公司高管向记者透露,本次会议传达的关键信息就是希望存在资金周转困难的企业老板,不要私自做出像诺奇这样的举动,有困难可以向相关商会提出来,由商会出面帮忙协调解决。而商会的背后实际上就是泉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

  据悉,本次会议提出具体协调解决方案的核心内容分为两部分。其中,资金困难企业的高利息的民间借贷部分,协调解决的前提是借出资金的企业或个人只能保证回收借款本金,借款企业在还款时支付本金扣除累计已支付利息部分,也就是说由困难企业无偿使用借贷资金。对于经营往来拖欠的货款,原则上采取欠款金额打折支付的方式。折扣幅度参考被欠款企业的利润率。比如一笔百万的货款的利润如果在10%-20%,企业支付的金额大约是货款总额打八折。

  泉州地区多是家族式企业,一旦跑路意味着管理者一生的商业信誉崩塌,从此在当地再无立身之处。协调会进一步向企业管理者传递了企业遇到困难应该积极应对的思路。

  寄望银行支持

  泉州地区的鞋服企业最初就是从“三来一补”起步,再在市场经济中逐步摸爬滚打发展起来的,因此资金问题始终是关系企业发展的头等大事。

  2010年,记者在泉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采访时,出口萎缩、内需下滑、库存高企、成本上升已经是困扰泉州民营经济发展的四大难题,而资金紧张更是中小企业面临的生死存亡难题。在产业结构较为相似的东莞和温州,“倒闭潮”和“跑路潮”已经出现。

  为了解决民营经济融资难的问题,2012年12月国务院批准了《福建省泉州市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泉州成为继温州、珠三角之后的第三个国家级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

  今年初,泉州市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拓展民营经济综合配套改革的若干意见》; 4月份,国家发改委又批复同意将福建泉州和莆田两市列为国家发改委民营经济综合改革试点地区,并原则同意《福建省泉州莆田民营经济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

  不过,虽然政府支持政策层出不穷,但目前来看泉州金改效果尚未显现,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依旧突出。

  据福建省拉链同业商会周仪杨副秘书长介绍,针对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政府和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也一直在想办法解决。例如民生银行泉州晋南支行就与其所在商会联合发起组建了“小微合作社——福建省拉链同业商会分社”。但实际操作中,对于商会内众多小规模的企业来说,想要获得银行贷款依旧存在众多难点。

  施正值也认为银行机构在发挥扶持与中小民营企业的对接上还需进一步改进。他甚至认为导致红瑞兴老板跑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银行的“不理性做法”。

  由于诺奇事件发生后,相关银行为防范风险,冻结了红瑞兴的200多万元银行存款,直接导致了员工工资无法正常发放,企业被迫停止生产。“红瑞兴的外单目前还有50多万美金,如果不采取这种极端的方法,企业还可以继续运转下去。”

  采访过程中,也有一些企业家对记者表示,部分银行例如兴业银行已经明确下文,纺织服装行业的贷款额度要收紧。“如果资金跟不上的话,还有一些企业要倒。”这些企业家抱怨,“2008年4万亿政策出台,银行系统大量资金请求企业帮忙贷款。现在虽然国家出台各种政策要求扶持实体经济,结果不仅没有扶持,还要把原来投入的贷款收回,企业不倒才怪。”

  对于企业方面的指责,银行系统给出的说法却大相径庭。兴业银行泉州分行对记者表示,恰恰相反,针对纺织鞋服这一泉州地区传统优势产业,2014年兴业银行泉州分行向总行申请了区域差异化授信政策,并获得特别授权,在政策上进一步加大了对泉州区域纺织服装行业的支持力度。目前兴业银行对泉州地区纺织鞋服行业的贷款总量保持持续增长的趋势。

  针对近期出现的一些老板跑路现象,兴业银行表示:“对于一时资金周转困难的企业,我行主动上门与企业共商应对方案,继续给予信贷支持,共渡难关。”

  虽然实体经济与金融系统说辞不一,但不可否认的是日益严重的产能过剩已经使不少企业面临生死关头。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某上市鞋服企业近期专门租赁了一整座大仓库,目的只是存放其近三年来滞销的库存。整个行业预计至少得到明年下半年才会出现回暖迹象,因此这个过程中来自政府和银行的支持就显得尤为关键了。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3-11  【打印此页】  【关闭